在线交流 帮助中心 微信 微博 投稿
投稿邮箱:beidouep@126.com
返回顶部
搜索

环保产业:冬天会很快过去,春天一定会到来

2019/3/22 9:34:15 来源:经济观察报 作者: 阅读数:104次

3月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明了今年治污攻坚的主要目标:生态环境进一步改善,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耗下降3%左右;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量下降3%,重点地区细颗粒物(PM2.5)浓度继续下降;化学需氧量、氨氮排放量要下降2%等。

 

生态环境部印发《2019年全国大气污染防治工作要点》也提出了相关目标:全国未达标城市PM2.5年均浓度同比下降2%,地级及以上城市平均优良天数比率达79.4%。要求继续组织全国执法力量对重点区域强化督察,并开展考核评估,将落实情况纳入污染防治年度考核,对完不成任务的严肃问责。

 

新目标的出炉和治污力度再次升级,意味着更多环境治理需求的产生,这对环保企业而言,则意味着商机。

 

万绿达集团钢铁事业部总经理李远征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说,为达成污染防治既定目标,环保力度必然会进一步加大,社会对环保关注度会提升,这方面治理需求自然会增多,未来环保市场这块蛋糕会越做越大,突破数万亿元规模,这将为环保上市公司发展创造更多商机和更广阔的舞台。

 

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副会长兼首席政策专家骆建华的判断是:目前中国环境治理任务远未完成,很多城市大气、水、土壤环境质量的既定指标尚未实现;大多工业企业资源能源消耗还处在高平台期,比如钢铁、煤炭、水泥等企业污染排放问题仍然很严重。所以这个市场很广阔,环境治理企业仍大有可为。

 

1、新商机

 

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会长、博天环境董事长赵笠钧告诉记者,当前中国环境治理市场需求巨大,面对社会消费升级对于生态环境持续改善的要求,生态环境治理短板有待补足,污染防治需持续发力。根据相关机构预测,完成蓝天保卫战等七大标志性战役的行动,环保投入需求将超4万亿元。环境基础设施建设有刚性投融资需求,需要政府和社会资本形成长效资金的持续投入机制。

 

从“国家账本”来看,今年中央财政将安排600亿元资金支持污染防治。这在《关于2018年中央和地方预算执行情况与2019年中央和地方预算草案的报告(摘要)》中有明确要求:安排大气污染防治资金250亿元,增长25%;水污染防治资金300亿元,增长45.3%;土壤污染防治资金50亿元,增长42.9%。

 

财政部部长刘昆在3月7日记者会上表示,今年将准备安排大气、水、土壤污染防治等方面资金600亿元,同比增长35.9%,聚焦打赢污染防治攻坚战七大标志性战役。

 

与往年相比,这是投入最多的一年。2018年中央财政安排污染防治资金405亿元,同比增长19%。其逐年增加意味着治污攻坚具备更有力的资金保障。

 

事实上,早在去年6月24日发布的《关于全面加强生态环境保护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的意见》就提出要求:生态环保该花的钱必须花,该投的钱绝不能省;要充分发挥好公共财政与市场机制作用;资金投入要向污染防治攻坚战倾斜等。并且这将作为地方政府落实生态环保责任的一个判断依据。

 

2、洗牌

 

去年在环保加严下,本应催生一个环境大市场、大产业,但结果却恰恰相反——一些民营环保企业到了生死关头,有的阵亡了,有的很难过。环保企业融资紧缩,成本急升,遭遇了股债双杀。

 

赵笠钧介绍,一是证券主场融资总额变小。首创证券数据显示,去年环保板块总体市值缩水约45%,企业直接融资难度增大。二是债市遇冷。信用等级遭遇金融机构隐性下调,部分前期过度举债扩张、风险控制力弱的企业出现了资金链断裂,到期债务无法清偿。三是营收预期下降,亏损企业增多。“这是一个很颠倒的逻辑。”骆建华说,一些环保企业大规模融资,用的就是PPP模式,去借债、贷款融一大笔钱,大搞项目扩张,但三年债期后无法支付,就满世界找钱。“过去资本市场对环保企业是趋之若鹜,现在是避之不及。”

 

苏伊士新创建执行副总裁孙明华说,出现债务危机与个别企业自身素质和发展战略有关。此前行业溢价时,有的企业做PPP一度到了疯狂地步,攻城略地不择手段,远超出其能力。所以不要总怪政府,自身判断和决策也很重要。

 

瀚蓝环境总裁金铎表示,政府需求更综合化、程序更规范,行业主体也更多元化了,PPP项目监管考核标准也更严苛了。反过来将倒逼环保企业创新转型升级,向高质量方向发展。未来竞争将更多集中在技术、产品和服务创新上。

 

赵笠钧预计,未来两到三年,环保产业可能会重新洗牌,整个行业通过新的并购整合促使环保产业升级,格局逐步实现向大而强的转变,行业效益进一步提高。

 

3、反思

 

环保上市公司也进行了集体反思:原本期待春天,为何进入了寒冬?

 

赵笠钧说,此前环境产业多是基于政策驱动下的“疯长”,偏离了其价值本质。环境产业不应仅依赖于政策推动,更多要用内生创新去提升自身价值。其实产业自身也会进行反思和变革。

 

而在调整后,行业能否回温?换句话说,春天会否到来?

 

对于这一点,骆建华相信“冬天会很快过去,春天一定会到来”。他并不认为去年的形势意味着环境产业出现了拐点——环境产业开始出现由盛转衰的苗头,他更认为那是一个新的起点。

 

之所以称之为起点,在他看来,是因为前几年环境产业那种游戏规则已经失效了,玩PPP很厉害的一些企业完蛋了。现在必须谋变,重新催生一个新的游戏规则和新的玩法。这就是环境产业接下来要做的事——重启环境治理市场化改革。

 

赵笠钧表示,整个环境产业经过反思后,需重启环境治理市场化改革,实施和完善绿色财税金融政策,支持环保项目建设。

 

他建议金融机构应开发针对细分绿色产业的金融产品,以满足环保行业项目周期长的融资需求。建立中央部门和地方政府主导运作的绿色发展基金,为绿色企业发展、绿色项目建设提供贴息和担保。此外,应落实国家关于支持民营企业发展的金融财税政策,保障已签约和开工PPP项目正常运作,满足合理融资需求。

 

全国政协常委、全国工商联副主席、北京叶氏企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叶青说,现在很多民企融资大多是短期的,金融机构包括银行应增加金融产品,比如中长期贷款,这样有利于稳定企业信心。”

 

4、谋变

 

与几年前环保企业大肆扩张、高歌猛进不同的是,北京清新环境总裁张根华的企业正在谋变:2018年其主动放弃了20多个亿的投资运营市场,在广西、贵州甚至东北等地,有些项目都小几个亿。这与此前盲目圈地、抢地盘相比形成了鲜明对比。

 

张根华说:“之所以主动放弃这些项目,是考虑到有的企业虽是地方国企,但负债很重,支付能力很差,如果我们再给它做投资运营的话,将来肯定会在收账和支付上出问题。”

 

张根华对记者说,“环保产业的问题,并不是说市场不行了,恰恰相反,市场需求很大,未来潜力也很大,亟需考虑的是模式创新。”

 

他认为,环境治理不只是单纯治理,比如水污染防治不是治理完就结束的,要从投资、治理、运营到后期保障,是一个完整服务链。所以要从服务着手,把服务做好,这是污染防治攻坚要做的事。

 

至于怎样进一步激活市场?骆建华说,没有环境治理的市场化就没有环保市场,光靠政府天天督察能检查出一个市场?产业起落是很正常的,环保产业过去没有大起,所以也从未出现过大落,但前几年PPP有过大起,所以现在大落是一个正常回归。“所以就必须把新的商业逻辑和商业模式建立起来。”骆建华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环境服务要有一个定价机制,价格多少,谁来付费和买单?仅靠地方财政是不行的。比如污水治理,不是让政府掏钱,而是收污水处理费,谁污染谁付费,最终让环保公司把污水处理掉,这就是一个完整的商业模式。“再如,很多企业在搞河道治理,谁来付费?政府有钱吗?没钱为何一下投上百亿项目,将来谁付费?要么征税、要么定价,所以模式必须改革。否则,环保企业PPP搞的越多,将来越麻烦。借银行的钱最终还是要还的。”他说。

 

此外,环保企业在技术上要进行革新。骆建华认为,环保行业也有很多创新,但并没有颠覆性技术,都是一些常用技术,比如脱硫脱硝除尘,以及超低排放技术。最近海南要建一个电厂,搞近零排放。燃煤电厂超低排放就相当于天然气排放标准,现在又搞近零排放,成本会很高。

 

他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说:“环保行业亟需技术创新,不要光靠政策利好和资本创新,还要靠技术驱动,环保企业才能走得更稳更远。不是说你跑的快就能跑到最后,还要跑的稳才能跑的好。”